白小姐开奖结果,香港开奖结果现场直播,手机看本港台开奖结果,www.944757.com,www.013333c.com

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.944757.com >

药家鑫案昨一审开庭 辩护人称其为激情杀人

发布日期:2019-08-20 09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•   ■被控故意杀人罪 辩护律师称其“激情杀人” 药家鑫对事实无异议 父母未到庭

      “当时心里特别害怕,怕她以后无休止地来找我……捅死了就不会看到我了……一念之差,我对不起张妙……”昨日上午,在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中,药家鑫故意杀人案在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。

      昨日上午9点多,可容纳500人的西安市中院庭里座无虚席,被告药家鑫的亲属、受害人张妙的家人以及近400名在校大学生有序落座,静待开庭。其中,张妙的父亲张平选和她的丈夫王辉,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身份出现在法庭。另两位原告人张妙的母亲及两岁的儿子未出庭。据悉,迫于外界压力,药家鑫的父母也没有在庭审现场出现。

      庭审还吸引了包括央视在内的全国60多家媒体现场采访报道,各路长枪短炮纷纷瞄准被告席严阵以待。

      上午9点45分,法官宣布正式开庭。在法警押解下,身着囚服,戴着手铐、脚镣的被告人药家鑫一步步走进法庭。

      尽管刻意低着头,但许多旁听者对那张白净略带稚气的面庞却并不陌生。正是眼前这个青年,将交通肇事变成了恶性刑事案件,继而被西安市人民检察院以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。

      受害人张妙的家人提起了附带民事赔偿请求,请求法庭从重追究药家鑫刑事责任,并判令赔偿受害方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赔偿等共计53万余元。

      面对公诉人的指控,药家鑫表示对罪名与事实均“没有异议”,并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时,向受害人家属下跪表达歉意,同时称“愿和父母尽最大努力赔偿受害人”。

      当庭,各方对案发日的事实基本没有争议。药家鑫辩护律师称他的行为应为“激情杀人”,请法庭酌情量刑。庭审现场,公诉方当庭出示了多组证据,包括捅刺张妙的作案刀具、带血的裤子等。庭审还首次证实,经法医鉴定,药家鑫共捅了张妙6刀,而非之前所传的8刀。

      “药家鑫自首情节是否应该被认定”、“即便认定有自首情节,是否足以影响量刑”成为庭审焦点。对此,控方、民事原告方、辩护方意见并不一致,有待法庭查明。此外,药家鑫的辩护人还向法庭递交了一组证据,包括药家鑫从小获得各种奖励13份,同学等联名书写的请愿书,希望证明药家鑫平日表现良好。但受害人家属对此不予认可,公诉人亦认为与案情无关。

      昨日中午12点50分,经过3个多小时的庭审,法官宣布休庭,待合议庭合议后择日宣判。

      公诉人及药家鑫辩护人认为,药家鑫在父母陪同下主动投案,并向公安机关如实供述了行为,应认定为自首情节。

     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方代理人认为:在药家鑫投案之前,警方对他进行过两次询问,他都隐瞒了杀害张妙的犯罪事实。而警方后来已掌握了药家鑫的主要犯罪事实和重要证据,在此之后的23日,药家鑫才投案供述自己的罪行。这不是自首,而是为了逃避法律的严惩做出的无奈行为,他的投案对本案的破获并无实质影响,只构成坦白,不能认定为有自首情节。

      药家鑫辩护人认为,公诉人已认定药家鑫为有自首情节,请求法庭依次从轻判处。公诉人认为,虽然药家鑫应认定为有自首情节,但考虑到药家鑫的犯罪事实、情节、危害及社会影响,其主观恶性深,且杀人为最严重犯罪,故不足以成为从轻量刑依据。

      根据我国法律,故意杀人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,属于侵犯公民人身民主权利罪的一种,是性质最恶劣的犯罪之一。我国刑法第232条规定: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      药家鑫辩护人提出,药家鑫生长于普通家庭,父母对他要求严格、抱有很大期望,使得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低于常人,非常脆弱,遭遇突发事件后,冲动情绪反映于行动,应急能力差,导致“激情杀人”,属初犯偶犯,不具再犯可能。

      公诉人及附带民事原告人提出,药家鑫连捅张妙数刀,作案手段极其残忍,是对生命的亵渎,这种对不特定人群的杀戮社会危害极大,人身危险性极强,触犯的是最严重的刑法,初犯不能作为从轻理由,建议合议庭依法严惩。

      激情杀人,即本无任何杀人故意,但在被害人的刺激、挑逗下而失去理智,失控而将他人杀死,其必须具备以下条件:其一,必须是因被害人严重过错而引起行为人的情绪强烈波动;其二,行为人在精神上受到强烈刺激,一时失去理智,丧失或减弱了自己的辨认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;其三,必须是在激愤的精神状态下当场实施。

      药家鑫当庭多次明确提出“愿和父母尽全力赔偿”,而且,此前他的辩护律师也多次表示,在积极促成双方达成民事赔偿。

      但受害人家属昨日当庭表示,对方的赔偿只停留在口头,事发至今只有张妙的丈夫收到过1.5万元丧葬费。此外,对方一直没有积极找受害方协商,所以十分怀疑药家鑫的悔罪和药家鑫父母的诚意,甚至认为他们曾通过媒体发出的“致歉信”,也只是为药家鑫减轻处罚而有意为之的手段。

      据药家鑫供述,他当时去西安外国语大学长安校区探望女友,由于是第一次夜间开车去那里,曾听人说该地治安状况不好,所以,10月20日案发当日上午,他在东郊一超市内购买了切肉刀一把,便装在随身携带的包中用来防身。

      原告方代理人认为,作为一名在校大学生,随身携带身长二三十厘米的刀具,其动机本身就具有主观恶意,令人生疑。

      21岁大学生因故意杀人罪坐上被告席,26岁的年轻母亲无辜被害,2岁幼子永远失去母爱,令数百名旁听群众唏嘘不已。受害人的家属悲愤交加,当庭哭诉:“孩子问妈妈干什么去了,我们只好说妈妈去挣奶粉钱去了。他永远没有母爱了……”

      开庭前,受害人张妙的20多名亲友也来到了法院,依次在旁听席就坐。张妙的姑姑就在其中,她刚到庭,就抑制不住悲愤的心情,泪水不断在眼圈里打转。一想起侄女,她就难过得说不出话来,低着头,含着泪,听完了整场庭审。

      公诉人在台上宣读起诉书,当事人各方质证,一次次提及张妙受害时的惨状,父亲张平选低头沉思,不知是否在回想女儿生前的点点滴滴。

     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之一、张妙丈夫王辉的表哥张显情绪激动,他在答辩时对现场所有人说:“我们王辉说过,就是撞得很重,就是瘫一辈子,我不问你要一分钱,至少我娃有个妈,我有个妻子,我们是一家人……你怎么说我们难缠呢?农民就难缠吗?就是把她撞成重伤你跑了,我们还有人在,我娃还有妈在,母爱是无价的……”

      听到这话,一直沉默的王辉再也忍不住了,趴在原告席桌子上埋头痛哭。“呜呜”的哭声透着丧妻之痛,通过话筒传了出来,令现场不少旁听群众为之动容。

      坐在被告席上的药家鑫同样十分痛苦,他低头盯着地面,双手耷拉在膝盖上。“我对不起张妙,对不起她的家人,也对不起我的父母。”接受讯问时,这名21岁的大学男生连用三个“对不起”,急切地表达悔恨。在公诉人宣读完起诉书时,药家鑫向受害人家属下跪表达歉意。

      在庭审最后陈述时,药家鑫边哭边说:“我知道我的行为深深伤害了两个家庭,我和我的家人将会尽最大的努力赔偿张妙的家人,希望张妙的家人、父母还有孩子能好过一些。”说到这里,药家鑫的声音颤抖不停:“我会怀抱着一颗忏悔的心、感恩的心,回报社会给我的机会,向受害人的家属赎罪。如果有可能的话,我愿意给张妙的父母养老,给他们当牛做马,请求他们的宽恕……我对不起他们……”最后,药家鑫向法庭递交了悔过书,以表达自己的忏悔之意。

      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一审结束 法官宣布择日宣判2011.03.23

      药家鑫对话记者 想对许多人说线;药家鑫案延迟开庭 部分案件细节需补充侦查2011.03.01

      药家鑫母亲下跪道歉 张妙父亲拒收3万安葬费2011.02.26